北师大教授“屁眼门事件”再曝网络的自律困境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05 23:24

  在众多批评言论中,笔者以为清华大学肖鹰教授的见解最为精当、深刻。据笔者所知,他是该事件的最早披露者,先于新闻报道之前,2月20日《中华读书报》便登载了他所写的两篇介绍既该事件来龙去脉,又加以评论的文章。

  更难能可贵的是,在对季广茂教授个人修养、学术素养直言批评的同时,肖先生还强调:“这位心智失控的教授,不仅表现出对批评者的疯狂仇恨,而且表现出极度的语言恋污癖,用他的污言秽语将其博客变成了一个没有清污功能的化粪池”,进而强烈呼吁“网络是一个无限开放的公共空间,它为上网者提供的不应当被滥用为野蛮言说!”

  不以谩骂为目的,而以客观分析为旨归,这份学者独有的理性姿态,显然是时下热衷于“以暴制暴”的“职业评论家”们所不具备的。在笔者看来,正是网络自律的不足在一定意义上催生了“屁眼门”,至少为季广茂教授的“语言污秽”提供了“一个没有清污功能的化粪池”这一必备条件。

  早在写下那些“字字疯狂谩骂钟华教授”的博文之前,季教授曾“组织学生给学术刊物投稿”为自己“辩护”,但怀着满腹偏见的“学术论文”自然是难登大雅之堂。而他的那些博文别说是上学术刊物,即使让他当中诵读一番,估计也会使季教授“自惭形秽而死”。可“网络是一个无限开放的广阔空间”,它为季教授“近乎疯狂的理智”提供了自由发“疯”的语境,为其膨胀着个人私怨的“感性”进行一番“很傻很天真”表演的舞台。于是乎,污秽言语一泻千里,季教授在感到很“爽”的同时,却未必意料到自己已经“陷身粪池,自作自受”了。

  季教授个人素养、学术修养方面的欠缺固然是内因,但缺乏自律的网络无疑也是一定意义上起“撺掇”作用的“帮凶”,当一个自制力不足的人置身于毫无预警功能的网络,正好比原始人赤身裸体奔跑在洪荒大地,一切我们看似荒唐的事情都会“合乎逻辑”地发生。

  毋庸置疑,网络对中国人而言正发挥着日益强大的作用。2007年是“公众表达年”,同时也是“中国网民年”:越来越多的公众成为了网民,越来越多的网民成为了现代意义上行使自己表达权的公众,许多大事件中都有着他们热情参与的身影,形成了一股气势磅礴的民意洪流,发挥着日益显著的作用,这种趋势未来还会进一步强化。笔者对此报以乐观对待的同时,却不能不怀有或许只是“杞人忧天”的隐忧:与网络作用增强同步,我们是否需要建立坚实的网络自律?是否要形成比较健全合理的监管机制呢?

  “无政府状态”“无限开放”,乃至是“无法无天”的网络状况不仅不会起到推动社会进步的作用,反而会“自残”中国网络发展的健康萌芽,这已逐渐成为业界的共识。这次荒唐无以复加的“屁眼门事件”也再次提醒我们:一个“才高八斗、为人师表”的名牌大学教授都会“失足”成为“网络暴徒”,其他人的“自制力”恐怕也未必能高超多少,建立网络自律、健全网络监管势在必行。